搏击

仙念 第五百二十五回 立场与同化

2020-01-16 21:40: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仙念 第五百二十五回 立场与同化

纯文字阅读本站域名同步阅读请访问

“哼,竟敢教训老夫,你们三个xiǎo辈,让我看看有何能耐!”萧尊者踏出一步,还不待出手,一道黑色匹练迎空斩来。

“上古剑修?”萧尊者神色一动,单手虚空一抓,一把红色长剑出现手中,随即对着黑色匹练一斩,噗地一声,便是将那道匹练击碎。

开始萧尊者还以为冷漠用什么秘术遮掩了气息,心里纳闷了好一阵,原来其本就没有念力波动,竟然是一名上古剑修。

“好强!”冷漠感受着萧尊者的一击之力,舔了舔嘴唇,眼中战意盎然。

“他就交给我了,你们自己找对手。”话音未落,冷漠率先冲出,手中提着黑色宽剑,向着萧尊者迎头斩去。

“哼,素闻上古剑修躯体之力强横,尤其是战技突出,今天就让萧某来领教一二。”萧尊者倒也毫无惧色,手中抓着宝剑迎面一挡。

仓朗朗!

宝剑嗡鸣声传出,随即便是划出一道刺目光霞,两人一触即分,看起来不分上下的样子。

但冷漠几乎没有停手,再次冲了过去,手中黑剑直刺对方咽喉。

“哼,剑修战技不过如此。”萧尊者一声冷哼,手中宝剑一横,直接弹开了冷漠手中黑剑。

忽然间冷漠借势身子一扭,绕道萧尊者一侧,想都不想的轰出一拳,萧尊者虽然有些大意,但反应还算几块,急忙化拳为掌护在软肋。

嘭的一声。

蹬蹬蹬,萧尊者忽然脸色难看的倒退了七八步之多,手中宝剑更是被冷漠一挑而飞,之前冷漠那一拳竟然只是虚晃。

而真正的杀招,竟然是最后闪电般踢出一脚。让萧尊者防不胜防,这一脚之威也着实不xiǎo,令得萧尊者一声冷哼,最主要的是,其感觉丢了面子。

“如同凡人般的武者,与莽夫有何区别?这在修念者眼中。就如同xiǎo孩子过家家一般,哼,让你见识一下修念者的神通。”萧尊者老~奸~巨猾,一见战技不如对方,立马准备施展神通。

只见身边宝剑微微一颤,忽然化为丈许大xiǎo,四周烈焰缭绕,忽然向着冷漠一斩而去。

冷漠脸上没有丝毫表情,手中黑剑向前一挥。唰唰唰,无数道黑色xiǎo剑狂涌而出,随即在半空化为一把丈许大xiǎo的黑色光剑。

这一虚一实瞬间撞击在了一处,不过令人称奇的是,那把黑色虚幻之剑竟然不散不灭,稳稳地挡住了实体宝剑。

“剑修的剑意果然厉害,剑意不灭,剑形不毁!”这时候。赵康由衷的赞叹了一句。

“下面该我们了,石生。你助恶伐善,该死!”赵康声音一寒,便是向着石生冲了过去。

“唐生,此人交给你对付!”石生急忙开口道。

“喂,一看这xiǎo子就比较厉害,我才后期巅峰啊。你也不怕我挂了?”唐生撇了撇嘴,衣服不情愿的样子,但手中动作却是不停,眼神也没有丝毫大意之色。

唐生刚刚纠缠住赵康的时候,石生稍稍观看了片刻。虽然唐生落入下风,但短时间内并无大碍,随即将眼神落在了欧阳毅的身上。

“动手吧~!”石生轻声説道,随即两人向前一冲,也不施展任何宝物,单纯的比拼起了躯体之力,石生嘴唇微动。

欧阳毅双目一眯,不留痕迹的diǎn了diǎn头,两人对战越发激烈起来,距离战团越来越远,石生用了朱强皇子的计策,将欧阳毅叫到了远处。

一柱香的功夫后,两人彻底脱离了互相感应距离,再次飞遁片刻后,这才停下手来。

“欧阳兄,二十多年不见,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相见。”石生微微一笑。

“快三十年了吧?我被圣宫带走,已经快三十年了,没想到石道友在大明国混的风生水起。”欧阳毅感慨道。

“欧阳兄怎会加入圣宫的?”石生问了一句。

“此事説来话长,当年进入青龙卫回家族办事,却被一人强行带走,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资源与功法丹药充足。

那人只留下了一句话,合适达到大圆满,才可放我下山,就这样,在下稀里糊涂的就到了圣宫。”欧阳毅回忆道。

“哦?强行抓走?不达到大圆满不可离开?不过圣宫给你们充足的修炼资源,倒是一件不错的事情。”石生正色道。

“呵呵,石道友只想着好的一面,但在那里度日如年,二十多年不见天日,简直要将人逼疯,只有不断拼命地修炼,盼望达到大圆满出山。

有些人直接被逼疯,有些人进阶时候失败念消而亡,也有些侥幸进阶成功,在下就是其中一个,否则的话,恐怕石道友也见不到我了。”欧阳毅缓缓道来。

“那此番你们出来的目的,就是对付石某?”石生问了一句。

“那倒不是!”欧阳毅摇了摇头:“圣宫只针对黑风教,从不会针对个人,就算是对皇族,也从不动强,都是让皇族自愿选择,是否接受可增加国运的国玺印章。”

“哦?恐怕没这么简单吧?”石生露出一丝冷笑。

“或许石道友对圣宫有些误解,也可能你与黑风教接触时间太长,已经被邪教中人同化了,所以才会支持黑风教对抗圣宫。”欧阳毅正色道。

“恐怕欧阳兄也误会了,石某并没有支持黑风教对抗圣宫,但若説丹药交易,石某也不瞒你,我为了自保,为了获得更大的力量,确实用丹药收买黑风教出力几次,若是圣宫肯帮我,石某一样可以讲丹药送给圣宫的。”石生郑重道。

“但你为何对圣宫有偏见?”欧阳毅追问道。

“因为白烨的强人所难,因为孙武的毫不讲理,我只接触过两个圣宫之人,他们针对我,你让石某对圣宫如何产生好感?”石生反问了一句。

“势力越大,下面的人越多。难免因~性~格不同,而做一些非圣宫本意的事情,就比如这次萧尊者来找你,也完全是为了给自己那一脉尊下报仇,与圣宫立场无关。”欧阳毅説到。

“但是那萧尊者却是打着圣宫的旗号,况且他的背景确实是圣宫的人。难道我因为他的个人恩怨,就不计较他是圣宫的人?这么説来,我将他杀了,圣宫也不会找我麻烦?”石生问道。

“咳咳,你若杀了他,圣宫自然会找你算账。”欧阳毅轻声道。

“那不就对了?既然如此,圣宫针对我,你让我如何对圣宫有好印象?难道让我没做错事情的人,为了讨好生宫的原谅去低头认错?问题是石某错在哪里?”石生正色道。

“你错在不该帮助黑风教。你更不该参与黑风教与皇族之间的事,而卷进圣宫的乱流。”欧阳毅説道。

“哈哈,石某之前可没听説过什么圣宫,在我有难的时候,黑风教帮过我,我自然会给他们一些好处,那时候生宫在哪?何时帮过我?

等圣宫真的出现的时候,一个个不是找我报仇。就是贪恋石某的功法与灵宠,试问这样的圣宫。换了欧阳兄站在我的立场,还会説出这种话吗?你説我被黑风教同化了,倒不如説你呗生宫洗脑了。”石生叹息一声。

“石道友,你的立场太危险了,黑风教当真是邪教,蛊惑民心。参拜邪教雕像,四处宣扬黑风教的教法,令得国家动荡民心不稳。

甚至有的地方,一些教徒想要推翻不公平的皇朝,还有些教徒聚众闹事。不受国家律法,集体到皇宫附近。

这可是伤害一个国家的根本,更可能让安稳的国家不再安稳,甚至大战民不聊生,石道友难道不为了百姓着想?任凭黑风教胡作非为?”欧阳毅质问道。

石生有些诧异的看了看欧阳毅:“欧阳兄,没想到你竟説出这般多的大道理,石某虽然不是很懂,但这种事情,想来你我难断是非。

教徒闹事只是一个聚集力量的平台,没有黑风教,他们恐怕也早在心里滋生了推翻皇朝的不公平,如果百姓安居乐业,那些教徒又如何会如此做?如果皇族不主动打压黑风教,他们又怎会主动反抗?这些,你可有想过?”

“不主动打压?难道放任邪教日益壮大?”欧阳毅反问道。

“欧阳兄口口声声説邪教,黑风教真正意义上做了什么恶事?那些教徒是心有所发罢了,你説生宫不动强,让皇族自愿选择是否需要国玺印章增加国运,这个石某就笑了。

若是所料不错,只要某个国家不需要,那恐怕他的‘气数’将近,即将走向灭亡了,而这个所谓的‘气数’,恐怕也是高高在上的圣宫之人背后操控的。

只要身为国皇不需要国玺印章,邻国就可能攻打,你想不气数将尽也不行,你要是接受了,很可能正在攻打你的国家住手,让人误以为是国玺印章增加了国运,难道欧阳兄没有考虑过?”石生説出了自己的猜测。

“石道友,不要再説了,你这简直是在给圣宫抹黑,你果然是被邪教同化洗脑了,黑风教贪婪无比,明面上做好事,暗中的勾当你可知晓?”欧阳毅问道。

石生耸了耸肩:“欧阳兄,希望不要因为此事,坏了你我之间的交情,黑风教与圣宫的事情,与石某无关,我之前只不过就事论事罢了,没想到你反应如此敏感,对了,林婉儿可在生宫之内?你是否有她的消息?”

……

分享个喜事,婚期改为7月6号大师看的,哈哈,女友家里终于办妥,感谢各位朋友发帖关心,感谢书友群里大家出谋划策,感谢所有读者支持,虽然很忙活人很累,但很高兴,婚后定然加更感谢。未完待续……r1292

最快更新,阅读请。

邵阳市正骨医院
自贡市第七人民医院
长沙治疗男科医院哪好
江门牛皮癣治疗费用
芜湖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