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美漫世界恶魔猎人 第四十一章 初遇

2019-10-16 22:13: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美漫世界恶魔猎人 第四十一章 初遇

两万米左右的高空,但丁努力睁开自己的眼睛,不理会睫毛正在结冰,但丁审视着下方的山脉,该死的,完全没有目标,跳下的时候,但丁为自己设置的基本方向是偏东北方向,所以,但丁只能朝着预定的方向降落。

当下降到一万八千米左右的时候,但丁发现了道路,道路联通着一座建筑物,不过但丁还看不清那是什么。

看不清又如何,方圆十里只有那儿还有人烟,但丁自然朝着那个方向直直的降落,越来越低,越来越低,但丁终于看清,下方的建筑貌似是个监狱。

为什么说貌似呢,因为但丁从没见过真正的监狱。

但丁开伞了。

但丁被发现了。

但丁成功的降落在了监狱的院子里,这样偏远荒凉的地方,靠近尼泊尔的方向,就在山的下方居然还有监狱。

而且,他们的武器居然还很精良!

“什么人,放下武器,双手抱头!”

听着凌乱的喊声,但丁无奈的瘫开双手,自己现在压根就没拿武器啊!

可让但丁意想不到的是,自己刚刚摊开双手,对面居然就开枪了!

但丁狠狠踏着地面,躲开了对面射过来的子弹,下一刻,他掏出叛逆,用这柄大剑将所有的子弹全部切成两半,但丁身前笼罩着一片子弹与大剑碰撞绽放出的火星。

可惜,现在的但丁不是一天前的但丁,若是一天之前,但丁还没有达到英雄层次,那么,但丁的速度还不能与弹幕正面较量,可是,英雄级的但丁哪怕不使用剑气,也能轻松的对抗令人厌烦的子弹!

但丁一边奔跑在人群中,大剑不断挥舞,仅仅是两轮,就将十来个狱警打趴下了,院子里放风的囚犯们满脸震惊的看着但丁,说真的,他们做梦都想成为但丁这样的人。

随着最后一个狱警被击倒,最后一把步枪被砍成两段,操场终于安静下来,但丁看着狱警们满是憎恨的眼神,无奈的收回了叛逆。

“无意冒犯,我能来到这里也只是一个意外,而且,若非你们首先发起了进攻,我也不会对你们动手!”

但丁张开双手,赤红的风衣下摆飘扬在喜马拉雅的阳光下。

“你是谁,你难道不是来劫狱的么?”

地上,一个狱警艰难的爬了起来,他一边大吼,一边从腰上拿出了手枪,颤抖着将枪口对准但丁。

“我是但丁·纳菲利姆,我来此是为追查雷宵古,虽然我不觉得你们会知道这个名字,不过,我还是要问一句,狱警也好,犯人也好,在这里的所有人,有谁知道和雷宵古有关的消息!”但丁用双眼扫视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可是,在但丁说出雷宵古的时候,没有任何人神色变化过!

但丁有点郁闷。

“恐怕你们是不知道了,可惜,我还打算像故事里一样,给知道雷宵古消息的人一个奖励呢!”

但丁说完,转身就要离开,既然这里没有雷宵古的消息,那么,自己就只能慢慢靠占卜搜寻了。

可是,就在此时,但丁听见了一个微弱的声音。

“我知道!我知道雷宵古的消息!”

但丁一楞,飞快的转过身,他看向声音的来源,那是一个独立的很小很小的小屋子。

“这里面是谁?”

但丁问向不远处的狱警,被但丁选到的狱警惊慌失措的摇着头。

“我们不知道他的名字,他是前几天才关进来的!”

听到狱警的回答,但丁来到小屋前面,敲了敲铁门。

“首先,你要确定你说得是真的,不然,我会让你后悔终生!”

“我确定!”里面传来了这样的声音:“我十分确定,你也是被雷宵古邀请的人么?”

“啥?”

但丁愣了一下,被雷宵古邀请,看来自己捡了个宝!于是,但丁翘了敲铁门,喊了一声。

“里面的,离门远点!”

话还没说完,但丁一脚踢在门上,直接将这扇铁门连同半面墙一起踢开了!

禁闭室里,布鲁斯惊愕的张着嘴,突然出现的光线让布鲁斯有些不适应,但他努力睁开眼,看清了但丁。

“你怎么称呼!”但丁有点惊讶:“我没想到你居然不是中国人!”

“我……。”布鲁斯沉默了一会,轻轻说道:“布鲁斯!”

“啊,你好,我是但丁!”

但丁将右手伸向布鲁斯,布鲁斯还是愣了片刻,才伸出自己的手,和但丁握在一起。

“现在,看着我的眼睛!”但丁握着布鲁斯的手,严肃的问道:“你知道雷宵古的消息么!”

布鲁斯知道,这恐怕是什么特殊的验慌方式,于是,他用最认真的语气回了一句。

“我知道

!”

“你过关了,跟我走吧,我们出去说!”

但丁松开了布鲁斯得手,带着布鲁斯走出了禁闭室,就在布鲁斯走出禁闭室的一瞬间,居然有至少三发子弹射向了布鲁斯!

“扑扑扑!”

发出了三声子弹和肌肉撞击的声音,接着,但丁将这三颗子弹从右手里扔到地上。

“你们想要做什么!”

布鲁斯站在原地,大口大口的吸着气,他看见狱警朝自己开枪了,他以为自己要死了,可是,那个白头发的男人居然用手把子弹接住了!

眨眼之间,但丁冲到布鲁斯身前站稳,双眼看向开枪的狱警。

“为什么要杀他!”

“雷宵古大人的消息不能被透露!”

狱警狠狠地喊了一声,一边口吐白沫,一边将手枪里所有的子弹打了出去,但丁将那些子弹一一拦住。

“看来这个雷宵古很有号召力!”但丁走到死去的狱警前方,蹲下来看了看,狱警想必时刻都带着毒药,做好了自杀的准备。

于是,但丁招呼布鲁斯一声。

“我们快点离开!”

布鲁斯没回话,他感动的看着但丁的手掌,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有点感动,又有点不解,于是,他只是点了点头,两人小跑着离开了无人敢拦的监狱,当两人离监狱千米之外时,但丁才减慢了速度。

“你身体不错!”但丁看着身旁气喘入牛的布鲁斯,轻轻点点头:“现在,带我去找雷宵古吧,当然,如果你害怕的话,把雷宵古的位置告诉我,你就可以离开了。”

“我……呼呼我永远不会……害怕!”

布鲁斯大口的喘息着,对但丁来说不算什么的速度,对他来说,就好像用百米的速度跑完一千米一样。

但丁惊奇的看着布鲁斯的眼神,这个眼神不是但丁想象中的那种罪犯该有的眼神,而是,更接近一个战士!

不过,现在可不是和布鲁斯探讨过去的时候,但丁拍了拍布鲁斯的肩膀,说了一句:“不害怕的话,我们一起去,我可不确定会遇上什么样的危险,你可是看见了,雷宵古的的拥护者居然都视死如归,恐怕他还会有更多的狂信徒,我不保证你能活下来!”

听了但丁的话,布鲁斯心里不断的后怕,狂信徒,该死的雷宵古的狂信徒,要是自己相信了那个杜卡达的话,真的去到雷宵古手下,自己恐怕也会变成下一个狂信徒吧!

想到这,布鲁斯飞快的摇了摇头。

“不可能,我不会被洗脑成为狂信徒,我是布鲁斯·韦恩,韦恩家族的韦恩!”

“说什么呢?”但丁拍了拍布鲁斯的后背:“什么被洗脑?”

布鲁斯一愣,自己居然混乱中将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他不会知道自己的身份吧!

布鲁斯瞥了但丁两眼,发现但丁并没有注意到韦恩家族这四个字,他心里轻松了些,又沉重了些,轻松的是,但丁还不知道自己就是布鲁斯·韦恩,沉重的是,难道现在都没人还记得韦恩家族了么!

布鲁斯定了定神,缓缓对但丁说道。

“就在今天早上,一个男人在监狱里找到我,他告诉我,雷宵古大师会给我指引,他让我出狱后在东面的山坡上寻找一种珍稀的蓝色的花,带着花爬到山顶,就能见到雷宵古!”

“东面的山坡,还需要带着花!”

但丁朝东面看了看,视野之中并没有花的痕迹,看来,自己还是直接爬山吧。

“不找什么花了,我直接爬山上去,你身体可以么,不行的话,我们就在这里分开。”

“我没问题!”布鲁斯非常愤怒但丁的瞧不起,但丁一遍又一遍的说他不行,可是,不试一试,就没有说不行的理由!

“你要是觉得我是累赘,那你就自己去吧,我会用我的方式爬上那座山,我会到雷宵古面前看一看,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让手下无条件的为他而死,是什么样的人才能比其他人的生命更宝贵!”布鲁斯咬着牙,狠狠地诉说着:“就连神都没有随意剥夺他人生命的权利,他凭什么可以!”

“说的不错!”但丁微笑着看向布鲁斯:“你是怎么进来的,总觉得你不该是个犯人。”

“我必须回答么!”

布鲁斯看向但丁,他眼里带着些迟疑,但丁想了一下,摇摇头。

“等你想说的时候再说吧,我决定带你一起去找雷宵古了,如果在在一切结束之后你还活着,我不介意带你一起回美国,对了,你是美国人吧?”

“没错!”

布鲁斯一边回答,一边跟上了但丁的步伐,两人向东方的山脉走去。

入目皆是高原的景色,雪与草地共存的美丽画面,绿与白交织的天然画卷,零星的小群牦牛,突然蹦出来的雪豹,山岩间不断悦动的山羊,这些都是只有喜马拉雅才能看见的美景。

但丁反倒也不急着赶路了,他将心神沉入到天地之间,体会着冰雪的意味与美感。

“你第一次看见雪?”

布鲁斯发现但丁像孩子一样用两手捧着一捧白雪,将雪团成球放在手心不断把玩,于是,他忍不住问了一句。

但丁点了点头:“在我那个时代,我所生活的地方是没有四季之分的,那里统称为深渊。”

但丁将雪涂在自己的脸上,他兴奋的讲述着。

“我从七岁开始,就一直活跃在战场上,神域与地狱的交界处,那里只有血与火,充满了硫磺和神性交杂在一起的味道!”

但丁随手将手里的雪球丢在了布鲁斯脸上。

“所以,我只在上看过别人打雪仗的视频,嘿,被雪球击中的感觉如何?”

“无聊透顶。”

“我想试试,你快团一个,帮帮忙嘛,朋友!”

“无聊透顶!”

布鲁斯一边说,一边抓了一把雪,团成个雪球,狠狠地砸在了但丁脸上,但丁也没躲,他就站在那感受着被雪球砸中的滋味,感受了半天,他想了想,说了句。

“凉凉的,很有趣啊!”

廊坊治疗白癜风医院

芜湖治疗宫颈炎医院

郴州治疗龟头炎费用

廊坊癫痫病

芜湖治疗卵巢炎方法

经常心绞痛怎么办

心绞痛和心肌梗死的区别

中药治疗心绞痛

心绞痛发作症状

出国工作常备药
出行必备的常用药品
腹泻工作常备用药有什么
工作常备腹泻用药有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