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炮灰晋级计划书 第三百五十七章我们的爱(1)

2019-10-16 12:45: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炮灰晋级计划书 第三百五十七章我们的爱(1)

人们总说,爱是无价的,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是纯洁的,是世间买不到的

。每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成香花都想啐一口,然后骂一句放屁,别人她不知道,但是她的爱这辈子归拢一下一共就值一万两千六百二十一块钱!

成香花想死很久了,有些人怕死怕的要命,但在成香花看来,那些怕死的人都是过的好的,如她这种活一天都是折磨的人看来,死可能就是一种解脱。

她现在浑身上下全都病,又因为把梅毒传染给一个客人,所以就在十几分钟之前,她让人给暴打了一顿,门牙掉了两颗,脸已经肿成了猪头,躺在地上好像一只死狗,疼的她不想爬起来。

临走的时候那人还骂骂咧咧的朝她下身处狠命踢了两脚,然后朝她脸吐了口唾沫,狠狠的骂了一句:贱.货。

妈的,你们才是贱.货,你们全是贱.货!

成香花心里咆哮着,但这话她也没敢说出口,不过即便是说了也没有用,因为除了再挨一顿打以外,一点屁用也没有。

成香花住的地方是一处出租屋,说是房子,但实际上就是一个放下一张床的隔板间,这里住着十来个女人,一人一间房,隔板薄薄的一层,旁边的那屋办什么事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成香花已经三十七岁了,可是岁月的磨砺已经让她看起来几乎老了十几岁,为了让自己看起来诱人一点,她花钱买了一些廉价的化妆品,然后每天使劲的在自己的脸上画个大浓妆,于是在出租屋那粉红的灯光下,她看起来还算是漂亮的了。

这些人里她的生意是最好的了,别人一回卖30,她一回卖四十,就这样她的客人也是最多的,记得去年情人节那天。她一天就赚了600块钱,从早晨忙到晚上,可把旁边屋的那些个贱人给羡慕死了,生生的骂了她好几天。她不怕。和她们对着骂,但是也是从那以后把人全都得罪了,所以现在才全都赶着看自己的笑话。

有人以为做她这行的都赚钱,但实际上那也得分人分地方。有的人会说外语,会谈钢琴。看起来和富家千金似得,出去和人睡一晚就能十几万。而自己这种呢,让人往死里折腾,但做一回还不够那些女人喝杯咖啡的钱。

更何况,这点钱也不是全落在她手里的,除了交房租,还要给地痞流氓交保护费,如果是遇到扫黄,那还要再交点罚款。说到扫黄她就又想骂娘,自己的这片新换了个所长。因此这个月已经扫了两回黄了。扫一回就要交一千块的罚款,然后教育几句后放自己回来重操旧业,自己这群小姐就好像提款机一样,扫一回就能挤一次油水,妈的,这个月全******给所长打工了!

成香花觉得满嘴的血腥味,呸的一声又吐出一颗牙来,屋外看热闹的见她如此的狼狈竟然哈哈大笑起来。成香花想和她们吵架,但是张了张嘴发现说话漏风,而且这种动作让她脸上的伤更加的疼痛了。

她骂了一句脏话。咣当一声就把木门给甩的关上了,自己坐在那脏兮兮的床上的时候,成香花终于仍不住哭了。

哭了好半天,眼睛眼睛都有点张不开。成香花不照镜子也知道自己的脸不能看了。

她想洗把脸,这时忽然她那个破的铃声叮铃铃的响了起来,成香花一看,上面显示的名字是自己的儿子。成香花因为那个名字心里开始变的温暖了一点,急忙拿起了,按下了接听键。

“我刚才给你打你怎么不接啊!”一接通。那边便传来了儿子不耐烦的声音。

“哦,刚才有事。”成香花尽量的让自己的声音正常一点,但她现在鼻青脸肿,牙没了还漏风,这一句话竟说的含含糊糊的。

“靠,大早晨的也有人去嫖,真******精神好!”成香花的儿子丝毫也不顾忌的说道。

成香花觉得心口一堵,刚才才抹去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她不说话,但是她儿子也不在乎,直接的继续说道“上回我就说没钱了,让你给我打钱,你就给我打了七百块。七百块够干什么的啊!几天就没了!噢对了,这回我新处的那个对象怀孕了,你多给我打两千吧,我等着带她去打胎!”

“啥,怀孕了?”成香花一愣,然后又有点惊喜的说道“既然怀了就生下来吧,咋能给打了呢!过几天我过去看看你和她吧.........”

“看什么看,不够给我丢人的!”成香花的儿子打断了她的话,更加不耐烦的说道“呵,生下来拿什么养啊?要房没房,要钱没钱的,喝西北风啊!再说你过来我怎么和别人说?说你是个老小姐?别给我丢人了,让你汇钱你就汇钱,那么多废话干什么!好了,我有事挂了,钱的事你别忘了啊!”

的那头传来了嘟嘟的声音,成香花心口就好像有块大石头,沉甸甸的,让她难受的恨不得把胸口刨开。

过了好半晌,她终于想到了钱的事情,哆嗦着趴在床底伸手掏出了一个铁皮的饼干盒,用力的把它扣开,这时才想起来,昨天最后的钱都交了房租,她现在已经没有钱了。

钱啊钱,仿佛从还没出生的时候她就欠了一屁股的钱,如今活了半辈子了,她依然没有钱!

她呆呆的开始出神,心里觉得有那么些不公平,有的人生下来就什么都有,而有的人生下来就是活受罪啊!

她回忆了一下,仿佛从她生下来就没过过一天的安稳日子,这样一想,以往埋在心里面的怨念就怎么也压制不住了,如同沸水的翻涌了上来。

成香花出生在一个有些偏远的小城市里,父亲是个塑料厂的小科长,而她的母亲是个...破鞋。

破鞋这个词可能是她从小到大最常听到的一个词了,小的的时候她很奇怪为什么大家都说她妈妈是破鞋,于是就去问妈妈“妈妈,为什么大家说你是破鞋啊!”

结果这句话换来了一个响亮的大耳光,还有一连串的咒骂“谁******是你妈,你那个亲妈才是破鞋呢,你就是个小破鞋,你妈早就不知道上哪卖去了,我看你早晚也是个卖.屁.股的,这么小就是个贱.货!”

后来,成香花才知道,自己的妈妈不是自己的亲妈,自己的亲妈早就不要自己了,还拿自己换了两千六百块钱。

成香花长大的城市叫S市,这个城市不大,也不算是富裕,城里唯一有一个厂就是她爸爸所在的塑料厂。成香花的爸爸叫成福,妻子叫赵志珊,俩人都是塑料厂的,成福是采购科的科长,而赵志珊是个会计。俩人有一个两岁大的女儿,在那个年代,这对夫妻在S市过的也是不错的了。(未完待续。)

石家庄爱尔眼科医院在哪个位置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的权威专家是

石家庄爱尔眼科医院到哪儿站下车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专家讲座

石家庄爱尔眼科医院网站

脑梗病严重吗

什么叫脑梗塞

脑干区腔隙性脑梗塞

大面积脑梗能恢复吗

筋骨疼痛外用药
急性肌肉酸痛原因是什么
老人筋骨疼痛什么原因造成的
老人筋骨疼痛用什么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