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末世到修仙 第六百二十六章破铁片

2019-10-15 21:29: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末世到修仙 第六百二十六章破铁片

连番撞击产生的巨大力道,如同一柄无形的大锤,一下一下的砸在了叶楚的胸口,内腑被剧力震荡,口鼻之中窜出了鲜血,连连后退,叶楚的双脚在骸骨的地面上踩踏出一溜儿的深深脚印,绵延了出了一段不远的距离。

以一人之力抗击数十道剑意,饶是叶楚的神识强大,神魂稳固,但,时间一久,人力难免有穷尽之时,密不透风的防御终究是出现了疏漏。“嗖!嗖!”两道凌厉的剑意,穿透了叶楚的剑意包裹被撕开的缝隙,如同两条出d的毒蛇般,猛的窜出了出来,仿似实质刀剑般锋锐的剑意,向着叶楚爆s而来。

“噗!噗!”血花迸溅而出,叶楚本就踉跄着后退的身体,更是被直接的掀翻在地,血红色的长剑脱手,被狠狠的甩飞了出去。鲜血汩汩而下,叶楚的肋下赫然现出了两道交错的长长剑痕,直到腰际。模糊的血r狰狞的外翻着,隐隐可以看见森白的骨骼和猩红的内脏。

拧腰侧身,在剑意及身的一瞬间,叶楚动作迅捷的避开了心脏要害,却仍是免不了剑意袭身,受到了重创。汗水涔涔的一张惨白的脸上,嘴角高高的翘了起来。叶楚很高兴,但却不是因为她避开了被一击必杀,而是……

看着那密布着蛛般裂痕,几欲崩碎的血色长剑,听着清脆的“咔!咔!”的碎裂声,叶楚嘴角的笑意越发灿烂了。这杀人一千,只怕自伤的可不止八百……

血色长剑仿似撒了气的气球般,道道剑痕之间丝丝缕缕的气息“嘶!嘶!”喷涌而出,此刻的血色长剑,周遭渐渐的萦绕上了一层暗红色的雾气。

“呵。”叶楚嘴角一勾,轻笑出声,一口森白的牙齿闪动寒光,手掌狠狠的一拍地面,崩碎的骸骨屑片纷飞之中,叶楚化为一道轻风掠动而起。一个闪身消失在原地,手中的长剑微扬而起,身体近乎于紧贴着地面,爆s而出。

被甩落在地面上的血色长剑颤动了起来。“咔!咔!”的乱响中,剑身猛的拨地而起,震颤的破碎剑身之外陡然包裹上了一层锋芒毕露的剑意,带着斩天裂地的气势,撕裂了空气。悍然的朝着它下方暴冲而来的叶楚劈斩了过去。

手掌再一次狠狠的撑了一下地面,身体灵活的一转,叶楚整个人不退反进,借着地面给出的反震之力直窜而起,手中的长剑如同闪电般刺出,劲道十足,狠狠的撞上了劈落的血剑。“铛!”长剑螺旋般的转动着,搅乱了血剑上萦绕的剑意,悍然的点落在布满裂痕的血剑之上,将其上原本的裂痕崩的更深更长。甚至剑身上有些地方已经被裂痕穿透,隐隐的透出了点点光亮。

“咔嚓!咔嚓!”余波荡漾开来,叶楚直坠而落,连连向后退出了数步,勾着嘴角,目光紧随着那被抛飞而出的血剑而动,“砰!”血色的长剑如同烟花般爆开,一时间,暗沉沉的天色下,暗红色的碎片夹杂在漫天的骨粉中。纷飞。

眉角一挑,叶楚的双眼微微眯了起来,落在了那血剑分崩离析之后残存部分上的目光y郁了下来,脸上瞬间浮现出了一抹错愕。这又是,一块不规则锈迹斑斑的金属碎片!这块碎片之上的那种隐隐的熟悉感,叫叶楚脸上的笑意荡然无存,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呵,是不是也太巧了

。这事儿?!

视而不见?!叶楚立即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虽然她怎么琢磨,怎么都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但,甭管矫情点的说是命运的安排,或是干脆就是有心人的算计,左也是躲不过了,不如将这个东西牢牢的拿在自己的手里,多少也能占据个主动。

目光直直的盯着悬浮在半空中的破碎铁片,叶楚微眯起了双眼,这东西,可不太好入手啊!夹杂着锋锐剑意的浓郁暗红色煞气萦绕在它的四周围,切割着周边的空气“嘶!嘶!”作响,阵阵刺鼻的血腥味儿扑面而来,想要拿到那块铁片,首先要突破的障碍就在于它四周围的那些夹杂着剑意的煞气,强悍雄厚的剑元在体内缓缓的运转着,叶楚沉下心来,琢磨着取得铁片的办法。

就在此时,叶楚的眼前一黑,之前的一幕再度出现,血海尸山之中,道道剑光悬浮于半空之中,血衣剑修抬手扬剑,顿时剑意弥漫,头颅纷纷冲天而起。而这一次她看的分外清楚,那些围攻的修者看似一个个情绪激动,但实则却仿似提线木偶般,双目无神,眼中是一片的茫然,手脚的动作更是有些僵硬的不协调。

“嘶……”这……还不待叶楚细想,如剑般铿锵冷冽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了起来,“诛心!”

“诛心?!”这是什么,剑招吗?!画面破碎,叶楚的眼前恢复了光明,看着那块锈迹斑斑的破铁片,叶楚的眼底渐渐的泛起了一抹急切和渴望。冥冥之中她仿似得到了启示般,瞬间有了明悟,这一招“诛心”的玄奥便是在于可以惑人心神,在人的眼前幻现出他最渴望的东西,引动着神魂不稳、离体,叫人丝毫没有反抗意识的去死!

叶楚的目光越发的热切了,这诛心一剑无定式之招,更接近于某种魅惑之力,修习至极致,只要是人,就有**,只要有**,就逃不开这一招!只要拿到那块碎铁片,她便是能够以它为基,施展出这杀人于无影无形的一招!

此刻那锈迹斑斑的铁片落在叶楚的眼中,仿似有着万丈的光芒,诱惑力爆表,饶是叶楚的性子坚韧,但此时此刻她的心脏仍是不由自主的加速跳动了起来,喉头滚动着,用力的咽了咽口水,漆黑的双眸之中是浓浓的渴求之色,脸颊上泛起了淡淡的红晕。

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雀跃,叶楚的手指快速的搓动着,抬步,几乎是一溜小跑的向着那锈迹斑斑的碎铁片大步流星的靠了过去,眼中除了那碎片之外再无其他,抬臂,叶楚向着它探出了手……未完待续。

深圳治疗白斑的医院
肇庆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衡水癫痫病
深圳治疗白癫风医院
肇庆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