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异界白龙之主 第三百零六章 扭曲的真实与虚幻

2019-11-08 01:23: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界白龙之主 第三百零六章 扭曲的真实与虚幻

四周的空气就像是冻结住了,熊猫悠闲为自己和亚林变出了一杯咖啡,香浓醇厚的气味刺激着鼻膜,但亚林完全没有兴趣去品尝这杯堪称精品的咖啡。~~~~在亚林的脑海中熊猫刚才所说的话不断浮现出来,或许就如同熊猫所说的那样自己也只是一个虚伪的自私小人而已,其实自己何必要去压抑内心的真实想法呢。

没错!自己确实是想得到这些动漫少女,想要占有她们,想要将她们变成属于自己一个人的东西,满足自己的欲-望┉┉亚林的表情有些微微扭曲了起来,心灵的天平因为熊猫放上去的砝码开始逐渐倒向了一侧!

突然间亚林的脑海中突然闪现而过一幕,那是自己尚未穿越时说出的想法,自己渴望有一场梦幻般的旅途来成为记忆里最宝贵的财富,只是在来到异世界后面对着总总压力,曾经的理想也逐渐被埋藏在了内心深处,一点一点的理想被现实取代自己也变得越来越不折手段起来。

“我拒绝~谁你怎么说好了,我有我自己的想法,暖味政策又怎么样了,至少在玩不下去前我会继续保持现状。”亚林心神一定语气低沉的说道似乎有些孤注一掷的感觉。

熊猫喝了口咖啡后咂了咂舌,带着让人不爽的嬉笑神情对亚林说道:“其实无所谓啦~反正到最后你肯定也会按照我估算出来的剧本走。到时候我回来时希望能看到一场不错的戏。”

“啰嗦~”亚林端起咖啡杯赌气般的一饮而尽,用力一放将杯子打在桌面上变成了碎块。

“我说亚林~”熊猫深深的吐了口:“如果你真的想开一个和谐美满的水晶宫,让每一个女孩子亲如姐妹无条件的爱上你也不是不可能的哦。”

亚林有些不好的预感:“继续!”

熊猫在这个时候带着频频善诱的语气

,那座已经荒废的城市里的居民遗言说触怒了叫阿撒托斯的造物主,那是指你吗?”

“没错~怎么有什么奇怪的吗?我本来就有许多称号和名字,都是我的创作物为我取的。”熊猫反而是一副莫名其貌的看着亚林。

“你毁灭了他们?”

“对啊!”

“为什么┉┉”

“失败品~当时我对奥古斯特.威廉.德雷斯所书写的克苏鲁神话很感兴趣,所以照着书本里所写的那样做了这批试验品。但很可惜德雷斯架空出来的种族在设定上无法做到绝对的完美,为此这些照着他所写而做出来的试验品也无法达到我预期的要求,所以只好清理掉了。”

一边是身为造物主完全不屑一顾的语气,另一边是城市里旧时代居民留下的充满了痛苦、悲伤、凄凉的最后遗言。无数的生命在瞬间消失,即使幸存者也只能躲藏在地底深处期盼着永远不会到来的希望,然后一个接一个慢慢的死去。

亚林咬紧了嘴唇终于忍不住的淬了一口:“你也真够冷血的!”

“哈~”熊猫歪了歪头依然是一副欠揍的模样看着亚林:“亚林~其实你只要能站在我这个高度你就会觉得无所谓啦~”

“或许吧┉┉不过我想我是办不到了。”亚林转过了头去不想在看熊猫,作为一位造物主他可以随便创造生命让死去的人再度复活,那么生命在他的眼中肯定就如同消耗品一般而不在神圣。

“其实你也做过这种事哦~”

“我!?哼~你太抬举我了吧,造物主阁下!我可没你那个能耐。”

熊猫突然拍了拍亚林的肩膀,用着一副戏谑的神情看着皱起了眉头的亚林:“还记得我们以前一起联过星际争霸吗?那时候你痛宰了我,最后在获得胜利之前你不也是把自己造出来的士兵集合在一起,接着丢下一枚核弹来庆祝胜利不是吗?”

“我靠!别给我扯一些莫名其貌的东西好不好!”

丢核弹炸自己的兵!

好吧!亚林承认自己以前确实干过这种事,或者说任何一位玩过即时战略游戏的人都干过这种事,将自己的士兵和坦克集中起来,然后丢一枚核弹下去看爆炸的场面然后大呼过瘾。但游戏这玩意怎么可能与真实相比,一个只是电子数据而已,一个则是活生生的生命。两则根本无法相比较!

把游戏里做的事与现实来对比,亚林觉得这位造物主的逻辑思路真的是构造奇葩。

“在游戏里作为控制一切的你不也是一位造物主吗?将忠于自己为自己奋战并取得胜利的士兵集合在一起,因为觉得有意思想看看核弹的威力就随意的决定这些士兵的生死,你所做的与我又有什么不一样。”

“数据?真实?对啊!哪些都是假的,是不存在的,是虚构出来的产物,所以当你杀死这些虚构的东西时你就能做得心安理得,无需为此背上负罪感!”

“打个游戏都需要背上负罪感,那么任何人都没有勇气继续活下去了。”

“但对我而言,我的创造物也是我虚构出来的产物,就像是写小说一样,里面任何一位登场人物的生死都捏在作者手中,作者高兴他们就可以多活一会儿,作者不高兴那么主角就随时会弹指秒杀一个星系,里面被波及而死的亿万生灵对于身为造物主的作者而言┉┉他会感到内疚吗?”

亚林眉头一皱看着熊猫,片刻又摇了摇头:“我觉得我们之间最大的沟通矛盾就是,你总是将虚幻的东西与真实相比!”

“那么我也问你一个问题吧,亚林~告诉我!你所谓的真实和虚构该如何定义呢?”熊猫露出了一个坏笑,带着侵略性的目光牢牢注视着亚林说道。

“对不起~这种哲学性问题不是我擅长的,如果你非要我回答的话那么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即是真实!”(未完待续

滨州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贵州癫痫病院地址
讷河市人民医院
德宏州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浙江治疗阴道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