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九界封尊 第十章 三年修行

2020-01-16 18:23: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九界封尊 第十章 三年修行

过了一阵时间,楚天潮红的脸终于慢慢的褪下了色,鼻血也不在往外迸射,除了有些稀里糊涂的头晕之外总算没有什么大碍。

不过脸上还沾着鼻血呢,怎么办,没多想就一手抄起了风灵儿的绿衣,狠狠得一喷,一抹,将鼻血都擦了上去,总算是舒坦了。

风灵儿抬起玉手,看了看衣服上的血渍,又看了看犯着迷糊的楚天,还是没舍得打下手,只是手轻轻的拍了拍楚天的脑袋,谁叫这会儿只有自己能照顾他呢。

陪着楚天在药林里打坐了一晚,天微微亮,生龙活虎的楚天就缠着风灵儿练习新学的道术,这里肯定是不行了,要是万一毁了这些灵药自己倒是没什么关系,但这新入门的xiǎo徒弟可就要遭殃了。本着为人师表,为徒弟考虑的打算,风灵儿带着楚天来到一处荒草丛生的破落地方。往草丛里走去,就见一圆台由一大块的青石组成,青石已有些破碎,上面密密麻麻的布着许多的痕迹,有刀有枪有掌有拳,在诉説当年有过的辉煌。

带着一丝想象:“爹説当年这里可热闹了,经常有门派的弟子在这里比武对阵,可惜到了现在几年都见不到一个人影了。风灵儿有些幽幽。

楚天雄心勃勃的跳上圆台,当然是没听出风灵儿感慨,默念着口诀就开始了发出他所掌握的第一个道术,风刃。只见到一条半个巴掌大的青色绿光慢悠悠的从楚天手里发了出来不出五米就不见了踪影。楚天不信邪的有发了一次,这次连半个巴掌大都没有了。气的楚天直跺脚。

风灵儿看着楚天这样,又好气又好笑,上前指正了楚天的错误,又亲自示范了一边给楚天看。只见到一条巨大的月牙般风刃呼啸的从草丛平行飞过,足足飞行了三四十米远的样子才逐渐淡淡的没了影踪。

一旁的楚天一阵惊呼:“挖以后割草割麦的可简单了,这样呼一下的事情就解决了。”

风灵儿心理:“这脑子里想的都是些什么啊,有哪个修道者会学了道术去做这种事情

随后楚天又练习了一番身法遁术,就大言不惭的要挑战风灵儿。”结果显而易见,虽然风灵儿将自己的修为压制到了与楚天一个层次,但多年的修道经验又岂是楚天这个半路出家的野路子可以比的呢。

打的楚天只呼:“不是对手。”看着鼻青脸肿的楚天,风灵儿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愧疚与心疼,停下来正打算给楚天diǎn安慰,就见楚天扑了过来抱住自己的腿就不放,嘴里嚷嚷着等哪天打的过风灵儿了就要风灵儿给他做老婆。

楚天心想:“要是娶到这等妻子,夫复何求呀,被打一顿又怎样,她高兴天天打我也行。”心里想着,手里抱着也就更紧了。

对于楚天的这种无赖行为风灵儿毫无应对经验,只能面红耳赤,往日作弄人那份机智灵巧早已消失不见。

只好帮楚天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擦了擦脸。双手支起下把,半蹲的与楚天面对面的对视。开始几天这招还对楚天生有的diǎn作用,楚天毕竟还没有到脸皮厚如城墙的地步,就会有些不好意思的松开手,转过身,嘴里念叨着些什么。但是只过了几天后,楚天与风灵儿混熟了,便想着各种的理由占风灵儿的便宜,美其名曰于师傅多亲近亲近。

这几天不只是修炼有成,楚天的心里真是爽歪歪了,一个美女师傅送上门,天天有便宜可占,这可是自己在另外一个世界想都不敢想的,且这个美人师傅是如此的单纯,又没有架子,温柔体贴,多么适合自己老婆这个位置,娶了她真是三生有幸,现在当然是要培养好感情,可不要给别人抢去了,恩,对,先灌输diǎn自身保护的知识。

于是乎在楚天孜孜不倦的教诲下:“外面世界的黑暗与可怕的影像深深的映入了风灵儿的心里,什么下三滥的手段,灌迷药,人肉包子铺等邪恶的东西,只要楚天想的到都一股脑的被其搬了出来。

“那,我以后要是出去一直跟着你还不行么。”风灵儿有些弱弱的问道。

“不,我要是洗澡上厕所睡觉不在你身边怎么办。”楚天恶狠狠的道。

“那,人家和你住一起,一起睡觉洗澡上厕所后这样总行了吧。"

楚天天满头黑线

两个月后的某一天,楚天和楚灵儿正骑着鸟爷在空中寻找着什么,“对就是那里。”鸟爷两眼放光,一个直冲便往一个xiǎo山头飞去,山头上一株朱果树正散发着红光,楚天数了数,一共二十三颗。

“灵儿,上。”鸟爷和楚天口中生津看着风灵儿一层一层的破除了朱果的禁制。

这禁制本来也就是为了防止山中的灵兽偷吃用的,哪奈何的了身上灵器不断的风灵儿,不一会儿就被破坏了个干净。

树上,守护者朱果的火蛇也明白这三个人,哦不,应该是两人一鸟不好惹,嘶嘶的吐着舌头,警告来人不要靠近。

“嘣”的一声,楚天不知何时动用了隐身符,悄悄的溜到了火蛇身后敲了一闷棍,打的火蛇眼冒金星,软趴趴的倒在了地上,好像是一直死蛇。

老规矩一人十颗,分给鸟爷的自然就只有三颗,本来身为山中的灵兽是根本没有资格服用这些灵药的,要敢偷吃,绝对是要给风门的一众老xiǎo扒皮抽筋的,这些灵药那些老家伙要是见到了被生吃肯定是心疼又要加上狠狠的训斥一顿,眼瞅着成熟了哪日以作炼丹只用,却被这样生吃糟蹋了,药力大部分流失,怎能不生气。但是鸟爷跟对了人,不要説偷吃就算正大光明的当着他们的面吃,他们也只能捂着脸,眼不见心不烦,嘴里还要念叨着”不就几株破草药么,呵呵。”至此分到三枚朱果的鸟爷也是很开心的。

“灵儿快,我不行了。”楚天浑身冒着热气,原来是囫囵吞枣式的将十枚千多年药力的朱果都吞了进去,这时候药力正在身体里沸腾着呢,这不一开口药力就有有好多从口中泄了出去,楚天赶忙闭上嘴,呜呜的看着风灵儿。

风灵儿轻车路熟的从背后搭上一只手,帮楚天疏散着药力。等着楚天消散完药力,两人便骑着鸟爷,宛若神仙眷侣般在空中自由的飞行着,看着楚天日益增长的头发,也不知打理,风灵儿温柔的理顺楚天的长发,取出一枚簪子,将楚天的头发固定,枕在楚天的背上,欣赏着由天上往下的风景,一晃便是三年过去了。

南京市口腔医院
宝鸡市麟游县医院
常德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衡水妇科医院哪好
天津治妇科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