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正文正文第284章

2020-01-25 03:37: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正文 正文_第284章

[第2章第二卷飞黄腾达]

第293节第284章

陈兴和薛大宝还有孙长胜几人找了个茶馆喝茶聊天,薛大宝此时还有点放不开,一番闲聊下来,薛大宝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陈兴是在哪高就,“陈兴,你现在是在哪个部委?”

“教育部高教司,副司长。”陈兴随意的笑了笑,拿孙长胜打趣道,“我只是个副职,孙局可是这城西区公安分局的一把手,比我这个给人打下手的副职强多了。”

“陈司长,您这话不是故意寒酸我嘛。”孙长胜苦笑道,要是陈兴真只是个副司长,再没别的身份,他至于这么殷勤的伺候着嘛,此刻陈兴如此说,孙长胜自是不敢托大,连连摆手,“陈司长您才是领导,我这种可不敢当了,这京城里头,咱也只能算是个小角色,头顶上都是大人物。”

“孙局,那你这样说就更加是在讽刺我了,首都不缺官,我要能算是领导,那这京城里的领导也太不值钱了,上面随便拉出一大批都能压死我。”陈兴笑着摇头,没到部级,在这京城里都不敢自称是领导。

陈兴和孙长胜这看似普通的对话,却是把坐在旁边的薛大宝看得目瞪口呆,他不怀疑孙长胜是公安局局长的身份,但对孙长胜面对陈兴时那种谦恭甚至是自居人下的态度有点不解,孙长胜虽然只是公安分局局长,论级别比不上电影局局长赵刚这个正厅,兴许连陈兴这个副厅都不如,这得看孙长胜这个分局局长有没有兼任副区长或者区政法委书记啥的,若是有,那也是高配副厅,不会比陈兴差,但人家敢毫无顾忌的将赵刚的儿子赵通华带回公安局,这就是底气。

要说电影局这种部门对孙长胜这个公安局局长没有半点震慑性,高教司其实也一样,孙长胜无需顾忌太多,但孙长胜偏偏对陈兴的态度很是恭敬,这就让薛大宝有点看不明白了,他就算是没混官场,但也明白这不太符合官场常识。

薛大宝暗自打量着昔日的老同学,如置梦中,现在仔细回头想想今晚相遇的场景,薛大宝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他这是典型的优越感作祟,晚上刚和陈兴巧遇时,薛大宝除了起先有那么一点疑惑陈兴在海城好好干着公务员怎么就跑到京城来后,就没再放在心上,后来陈兴有笑着说他这是被打发到京城来了,薛大宝也就一厢情愿的以为陈兴混的不如意,却没仔细想想人家能从海城调到京城,这事本身就不同寻常,他却没细问,要送陈兴回去的时候,他还在车上大放厥词来着,说要出钱给陈兴去疏通关系,混个一官半职当当,薛大宝这会真的是苦笑不已,他的优越感都让他有点自大了,以至于坐井观天了。

薛大宝说的少,听的多,几人才坐这么一会时,孙长胜这就响起来了,拿起一看,是市办一个朋友打来的,但说不上太熟,孙长胜眉头皱了一下,大致猜到是什么事,接起一听,果不其然,是为了赵通华的事讲情来的,孙长胜耐着性子听完对方所讲,登时就回道,“哎呀,老李,赵通华涉及骚扰和殴打女性呀,人家苦主亲自告到我这里来了,我都夸下海口要秉公办理了,你不能让我打自己嘴巴吧。”

孙长胜这话的意思是再明显不过,没明着驳对方的面子,但也表明这事不能通融,说到底,还是这个打的老李面子不够大,只是市的一个副主任,还是那种不太景气的主,在市府办几个副主任里头,最没实权的那个,孙长胜委实没必要太给对方面子,但也不至于直接就顶了回去,怎么说呢,留个余地,日后好相见。

孙长胜这么说,对面那位李姓办公室副主任也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笑着点头说好,客气的说着改天有机会一块出来坐坐,随即也就挂掉了。

“为赵通华讲情的。”孙长胜将放桌上,朝陈兴笑道。

孙长胜这边对于求情的人不予理会,那边得到市办这位李姓副主任回复后的赵刚却是急得上火,他在广电口上工作,跟地方部门打交道的次数还真不是很多,不认识太多的地方官员,有的话也是集中在广电和文化口上的,至于公安这一块,真没认识几个,眼下市办这位李姓副主任告诉他孙长胜不肯松口,估计是他儿子得罪什么狠人,要不然人家不会连这点小面子都不给,大家都是公家人,没必要为这点小事伤了和气不是。

赵刚面对这个结果也只能苦笑面对了,托人家去打招呼没成功,赵刚还得照样说感谢的话,他跟这位李姓副主任交情不算深厚,人家愿意为他出面去打个招呼,那也是给了面子了,赵刚没办法再要求其他,表示感谢后,赵刚拿着发怔,头疼着该找谁去求个情,迟疑了一下,赵刚只能将打到市文广局局长陈文海头上了,文广局跟公安局也不对口,孙长胜给不给陈文海面子,赵刚还真没把握,但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医了。

一晚上的时间匆匆过去,陈兴和宋致最后由薛大宝开车送回家,对于薛大宝这个老同学,陈兴现在是发自内心认可了对方,和薛大宝说话时,也就不是仅仅出于表面上的客气和敷衍,兴许是感受到了陈兴的真诚,薛大宝后面也慢慢放开了。

“大家都在京城,以后常联系。”薛大宝开车返回时,陈兴笑着对方道。

“那是当然,我可希望多沾沾你这个老同学的光。”薛大宝忙不迭的点头笑着。

目送着薛大宝离开,陈兴和宋致才转身上楼,小姑娘今晚显然是极度兴奋,在电梯的时候,一直和陈兴唧唧呱呱的说着,一会是偶像张旸的事,一会又是赵通华那王八蛋怎么怎么着,还怪陈兴没让她也扇赵通华一巴掌来着。

“小丫头片子,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是不是。”陈兴笑骂道,“你每次拉我出去就没一次好事,净给我惹麻烦,完了把麻烦丢给我,我现在郑重告诉你,这次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以后你要是再惹麻烦,你爱找谁找谁去,反正你有惹麻烦的本事,也不怕找不到人帮你解决,总之一句话,你是别来烦我了,还有,以后没事少来找我,更别拉我去参加这种无聊的party,我老人家下班的时间更喜欢呆在屋里休息,不喜欢到处折腾。”

“帅哥,别介嘛,晚上本来是要带你去看大美女的,你不也看到张旸了嘛,怎么说都没吃亏,别生气嘛。”宋致半撒娇似的摇着陈兴的胳膊。

“是你自己要追星,别把我也拉上,我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有。”陈兴哭笑不得。

“也是哦,你好像还跟张旸姐认识呢。”宋致若有所思的点着头,一双乌黑的眼珠子转了起来,又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电梯到了楼层,陈兴见宋致还跟着自己站到自家门口,脸就板了起来,“都几点了,赶紧回去睡觉,别来骚扰我了。”

“回去就回去嘛,凶什么凶。”宋致小嘴翘了起来,也走到自己的小公寓旁去开门,进门后的宋致突的又探出头来朝陈兴俏皮的伸了伸舌头,“帅哥,你老婆真的很漂亮哦,比张旸姐还漂亮。”说完就赶紧把头伸回去,将门关上。

陈兴一愣,好笑的摇了摇头,这小姑娘的思维还真是天马行空的,说话跳跃性不是一般的大,还将妻子和张旸比,陈兴颇有些不屑,十个张旸也比不上一个张宁宁。

洗漱了一下,也已经是11点多,陈兴准备睡觉的时候就来了,看了一下号码,陈兴接了起来,声音冷淡,“什么事?”

“陈兴,刚才很忙吗,怎么不接呀。”是张馨打来的,晚上在范东家里看到陈兴也在,张馨参加完party后就想约陈兴出来了,可惜打了陈兴几个都没人接。

“就算是不忙,也不一定要接你吧。”陈兴语气算不上好。

“陈兴,你这样讲也太让我伤心了,我只是想着咱们也好些日子没见了,不过是想约你出来坐坐而已。”张馨在那头幽怨的说着。

“咱们能有啥好坐的,你不也获得你想要的角色了吗,还有啥好说的。”陈兴冷笑。

“陈兴,那个角色本来就是我该得的,只不过是被别人抢了,我是拿回属于我的东西,虽说是借用了你的关系,但也是我该得的。”张馨努力的想要强调着什么。

“好吧,是你该得的,不过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该休息了,你要是没事的话就这样吧。”陈兴说完,径直就挂了。

在床上躺了一会,目光盯着天花板上,天花板上悬挂的水晶灯很是明亮,眼睛只是盯了一小会,陈兴不适应的移开目光,眼神飘忽着,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小陈,让你做的事怎么样了?”陈兴打给了陈中伟。

“陈司长,您说的是鹏兴公司还是张峰那档子事?”正在快活的陈中伟一接到陈兴的,二话不说就从女人肚皮上爬了起来。

“张峰的事。”陈兴淡然开口。

“陈司长,张峰已经入套了,他现在欠了我几百万高利贷,什么时候收拾他就等陈司长您吩咐了。”陈中伟听到是张峰的事,也稍稍松了口气,鹏兴建筑公司的事,他现在还没什么进展,生怕陈兴怪罪他。

“好,我知道了,这件事你干的不错,改天我会找你。”陈兴满意的点了点头,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作用,这种脏活还真就陈中伟适合干。

第二天,陈兴如常上班,在办公室看了一会文件,看到一份有关希望工程的文件时,陈兴就将林玉裴叫了进来。

“林主任,咱们司里有没有针对那些上不起大学的西部山区学生做一个相关数据的统计?”陈兴抬头问道。

“咱们司里好像没有针对这个的专门统计,不过可以让下面的教育部门做一番摸底排查后再报上来,要统计出相关数据不难,只不过不可能很精确罢了。”林玉裴说道。

“那好,这事你安排一下,我打算发起一个助学工程,让更多的山区孩子能够上大学。”陈兴沉吟着说道,这个想法是这两天才在他脑海里成形的,这事虽然也有人不少人在做,部里也有针对西部山区学生的一些招生优惠政策,但终究是帮助有限,陈兴这次想利用自己所处的位置,发起一个更大规模的助学工程,尽自己能力的去帮助更多的贫困家庭的学生。

“只是统计中西部省份还是?”林玉裴征询着陈兴的意思,看向陈兴的眼神多少有些惊讶。

“嗯,就中西…算了,还是将文件发到各个省份的教育部门吧,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统计,上不起学的孩子,并不仅仅是中西部山区的,东部沿海地区,其实也有很多连学费都交不起的贫困家庭。”陈兴叹了口气,在肯定改革开放的成果时,同样不能否认其所带来的一些弊端,两极分化的贫富差距,日益尖锐的社会矛盾。

“那好,我去安排。”林玉裴点了点头,“陈司长还有别的吩咐没有。”

“暂时没有了,对了,这事要限定个期限,你让各省市的教育部门在半个月后就要统计数据交上来。”陈兴吩咐道。

林玉裴点着头,见陈兴没别的吩咐,这才走了出去。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着,一周的时间又是转瞬即逝,陈兴这一天还在上班的时候就接到了二伯张国中的,张国中在里告诉陈兴枪击案的案情取得突破性的进展了,结果可能是任何人都无法预料到的,即便是张国中,了解了详细案情之后,都有点匪夷所思。

大冶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怎么样
淮安哪家医院白驳风治得好
亳州那个医院可以治白癜风
淄博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