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这个世界开挂了第三百六十五章穿越时空的思

2020-01-24 19:25: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这个世界开挂了 第三百六十五章 穿越时空的思念

隐隐感觉到被人暗中注视着。

但是当我转身看过来的时候却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再看洛璃花此时睡得正香,两只眼睛闭得紧紧的,像是两条美丽的线条。

而两根眉毛像是两弯新月,嘴上挂着甜甜的笑容。

就好像是在做着什么美梦。

其他的三个女人更是睡得香,她们这几天也足够累的了。

“也许是我有点太累了,多疑了!”

我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苦笑了一下。

这几天的确实非常的疲惫,虽然身体素质已经得到极大的改善,但是作为人类的生理现象是不可能改变太多的。

原本同样也是需要睡眠来恢复精力,却因为内心的不安而睡不着。

一个人守在山洞口,再次想起城市里的亲人朋友时,我不由得黯然失色。

我开始理解真空对女人的疯狂。

那放任的思念,就会像一条虫子一样啃噬一个人的身体,直到只剩下一个空空茫茫的躯壳。

必须要回去!

回到属于我的世界里,回到亲人朋友的身边。

这里太危险了!

我要带着这三个女人安全地回到城市里去。

为了变得更加的强,接下来的时间里,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领悟真空所传授的真空无极功上。

时间在黑暗中流逝,就如同河流一样。

山洞外面的雨水也越聚越多,外面的地面都已经被雨水形成的水流所淹没了。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天还是那样的黑暗,暴雨始终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真空?睡着了?!”

当我过去看了一下真空的时候,发现那个家伙居然在山洞口一侧睡着了。

一阵长短粗细的鼾声凑出了思念过度后的睡眠曲,流露着说不尽的孤寂和忧伤。

我对真空口中所说的女神布福娜越来越好奇了。

这到底是何方圣神呢?

“是你,你怎么过来了?”

就在我沉思片刻的时候,真空已经苏醒过来了。

原来真空只是处于假眠状态,或者说是半睡觉状态。

“呵呵,没有什么,我只是过来看看你而已。没事就好。要不你也到外面去睡一下,我一个人守就可以了。”我浅浅地笑道。

“不用了!我就在这里就可以了。”

“这……这是你雕刻的吗?”

我突然发现真空手中的拿着的雕像,不由得惊奇万分地问道。

这不是和上次在那个山洞里发现的雕像吗?

完美绝伦的手法,还有那美若天仙的性感半luo人像。

“恩!这是我没事的时候雕刻出来的,这个就是我女神的形象,怎么样?是不是很惊艳?”

真空这个家伙一说到女神,又来了兴致,也不忌讳我看到雕像上完美无缺的人体美。

这木雕和上次的那个一样,栩栩如生,精妙绝伦。

这女神的身材看起来,曼妙无伦,清丽绝俗,美不可言。

玉山高出,小缀珊瑚,却又让人看了就好像是圣洁的化身。

“美丽不可方物,圣洁不可亵渎。的确是女神的化身。难怪你这么痴恋了。

对了,这山洞墙壁上的文字符号也是你写的吗?”

我一番赞美后,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墙壁上的文字

这些文字和上次山洞上的好像同属于一种符号,但是有又一点不同。

另外我虽然知道真空在夜间也可以看到一些东西。

不过没有想到真空的夜视能力也是这么的好,还能在墙壁上写字和雕刻。

“嗯。这是我大脑中最原始的文字符号。我时不时就会在一些地方留下一些痕迹,描写发生过的事情。

希望同样在寻找我的布福娜也能看到。可惜已经很久了……”

真空说着,不由得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放心吧。你们总会有重逢的那一天的。上天不会亏待有情人的。”

对于这一种爱莫能助的事情,我只能安慰一下他了。

接下来我又回到山洞口继续守夜着,此时突然感觉自己非常的疲惫。

睡意四面八方的聚拢过来,迷迷糊糊的就要睡着了。

再看女人们一个个都在甜蜜的梦乡中,我也没有忍心叫醒哪一个轮换。

这几天她们已经是非常的累,比我更加的疲惫。

虽然她们足够坚强不说出来,但是我还是能感觉得出来的。

就这样我再坚持了一段时间后,双眼就好像一扇马上就要关上了的门一样。

却忽然被心中的意念强行卡住了,还可以看到门外面的一丝世界。

踏马的!

今晚怎么这么发困?

刚才又睡不好,现在又眼困,这是闹什么。

难道刚才我也是因为思念过度了?

我站起来在山洞里找了几块石头堆积在山洞门口,然后再用一些蔓藤把洞口简单地布置了一个警报的圈套。

“今晚这种天气,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野兽出没的了。”

我看了一下外面茫茫的一片雨海自言自语地说道。

不过即使有的话,要进来也必然触发圈套。

那时我可以及时惊醒过来,而军用铁铲就放在身边。

怀着这样的想法,我最终还是将心中的不安稍微放下来,选择打一会儿打盹。

“天儿!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天儿,你快回家吧。爸爸妈妈很挂念着你,我们不能没有你……”

恍惚之间,突然听到从这暴风雨中传来的一声声无比深情的呼唤。

却又是那么的悲痛欲绝,一下子凄入我的肝肺,荡漾着我的灵魂。

我睁开眼睛一看,只见到在不远处有两个苍老的身影,正在雨中互相搀扶着涉水经过。

我心里陡然一惊,赶紧站起来看着这在雨中簌簌发抖行走的一对老人。

天儿?!

这不是我的小名吗?!

我的身体不由得猛然一震,脑子里轰然一响。

从那一股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苍老声音中感受到父母失去儿子悲伤。

爸爸?!

妈妈?!

我惊骇得差点没睁着眼睛晕过去,全身发抖,一时眉毛狂跳说不出话来

爸爸妈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是他们知道我坐飞机失事之后,到处苦苦地寻觅自己的儿子?

不!

不可能的!

我的爸爸妈妈怎么可能知道我在这里,他们也不可能来到这里。

但是这熟悉的声音和身影,明显就是我的爸爸妈妈。

只是他们好像一下子苍老了十几年一样,满头白发和满脸的皱纹。

那老得发抖的驼背身躯,还在这暴风雨夜中寻找着我。

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是一种对孩子天生的爱,自然的爱。

如水一般深远,如山一般的厚重。

正是这一种生命之中最大、最古老、最原始、最伟大、最美妙的力量,在苦苦地支撑着这两个风烛残年一般的苍老病残之躯,在雷暴风雨中姗姗而行。

(等下还有两更)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一经发现,立即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本站所有书籍采集于互联,本站全自动蜘蛛爬行,无人工干预,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

如果你发现任何违法及损坏国家利益的内容,请发送邮件给我们,我们会在24小时内(北京时间10::00内删除)

版权保护删除内容请联系Email:@

Copyright?2016读来读往AllrightsReserved版权所有执行时间:0.020972秒

沪ICP备号互联出版资质证:新出证(沪)字12号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文[2015]129号

肇庆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北京德胜门心脑血管医院
贵州癫痫专家
安阳癫痫病医院
盐城什么医院治男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