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武魂弑天 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斩血魔【求月票】

2019-12-05 05:35: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武魂弑天 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斩血魔【求月票】

在场的修者脸上浮现出炙热的光芒,血魔妖王是妖族五大强者之一!掌握血魔宫大权!曾经也是一位叱咤风云的人物,自从闭关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多年过去了,他们没有见过血魔妖王再次出手,如今易辰前来攻打血魔宫,已经对他们造成了威胁,血魔妖王不可能坐着不动!

“血魔妖王。--”易辰眸间闪过漠然之色,他对血魔妖王并不熟悉,但身为妖族五大强者之一,他倒是很想跟血魔妖王战上一场。

“给你一个离开的机会,一炷香之内离开这里,否则,我血魔一定杀了你。”便在这个时候,血魔宫深处传出一道森冷的声音,非常沙哑。

这是血魔的声音,对于易辰对位来势汹汹的后起之秀,他依旧保持着身为前辈的优越感,似乎易辰在他面前,根本不值一提一般。

“嗡”易辰漠然一笑,双手掐动法诀,魂力在他的调动下疯狂汹涌而出,凝聚在一起朝血魔宫冲击而去。

他竟然出手了!而且还是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看来他是要挑战血魔妖王!在场的修者都惊呆了。

“哼!”一道冷哼声从血魔宫深处响起,而后一股可怕的血色能量从里面汹涌而出,朝易辰的魂力冲击而来。

在众多骇然目光的注视下,两股能量相互间碰撞在一起,肉眼可见的能量波动朝四周震荡开来,两人释放出来的魂力全部都消散在空气中。

“胆子倒是不小。”当这道声音响起的时候,一道身穿血红色长袍的身影,从血魔宫深处飞了出来,一股浓烈的煞气在他身体周围弥漫。

“那是血魔大人!”当看见那位老者的身影后,在场的妖族修者脸上都浮现出敬畏之色。

“原来血魔宫的血魔是这个模样。”易辰耸了耸肩,道:“我来这里的目的相信你也清楚,放了我家人,否则今日便要踏平你血魔宫。”

“就算放了你的家人,你也带不走,今日要你伏诛于此!”两道阴冷的光芒在血魔的眸间闪过,他双手掐动法诀,魂力疯狂汹涌而出,在他身前凝聚出一个血红色的光球。

“杀!”血魔出手了,准元古境的气息朝四周弥漫开来,那个血红色的光球在他的控制下易辰轰击而来。

“御!”易辰的喝声响起,魂力快速在他身体周围凝聚出一个护罩。

下一秒,血魔的魂力轰击在他的护罩上

,而那个护罩只是颤抖了下,并未因此而碎裂,血魔的攻击竟然没有给易辰带来太大的伤害。

这是自然,依照易辰现在的战力,准元古境在他眼中不值一提,就算是真正的元古境他也有一战之力!

“为了不让你输得太难看,我决定让你三招。”易辰的声音在虚空中响起,在场的修者都觉得他疯了。

虽然他拦截下了攻击,但总不可能每次都能够拦截下来吧?

血魔的脸色同样很不好看,他感觉这是一种耻辱。

“杀!”他并未多说什么,身躯一颤,魂力疯狂的凝聚在一起,刺眼的光芒闪烁起来,凝聚出一头面目狰狞的魔兽,朝易辰冲击而来。

易辰并没有动,任由那股能量轰击在护罩上面,跟原来的结果一样,易辰的护罩依旧完好无损。

“第一招。”易辰看着血魔,并未出手还击,那样子好像真的要让他三招。

“他的实力比想象中强多了。”血魔脸色一沉,现在他才知道易辰并不是狂妄自大,因为他刚才的攻击并没有保留实力。

“宙级下等魂技――血魔狂舞!”这一次,进啊凝聚出来的攻击比刚才的更加可怕,呼呼的风啸声响起,他的魂力在身后凝聚出一道道血色的身影。

每一道血色身影当中,都蕴含着非常可怕的魂力,它们相互间纠缠在一起,带着狂猛的威势朝易辰冲击而来。

“轰”当那股能量撞击在盾牌上面的时候,易辰的护罩被击散,本人只是往后面退开一步,便将所有的震力都散去。

“这一次攻击倒还有些分量,还剩下最后一招。”易辰微微一笑,在他看来,如果对方不能击散他的盾牌,那才叫奇怪。

血魔跟在场的修者一样,都非常吃惊,没想到他血魔前半辈子纵横天下,少有敌手,竟然在晚年的时候,遇到一位这么厉害的后背。

他不敢怠慢,在他的控制下,魂力再度翻涌起来,飞速在他身后凝聚,一头头狰狞的魔兽浮现,每一头魔兽蕴含的魂力比前面一次的攻击更加可怕。

“宙级上等魂技――魔龙狂影!”当喝声响起的瞬间,他双手结出一个法印,快速朝前方击出。

身前的空间颤抖了下,上百道可怕的魔兽身影相互间交缠在一起,飞速朝易辰冲击而来。

易辰并没有躲避,就这样在众多目光的注视下,被那股能量笼罩在其中,一道道沉闷的撞击声响彻开来。

凛冽的劲风带动起漫天的尘沙,将易辰包裹在其中,在场的修者一时间看不见他的身影。

“他没有凝聚出魂力护罩来保护自己,直接被血魔大人的能量击中了,这样的情况下他还能活下来吗?”

“我看他是太自信了,受到那样的攻击不死也得重伤。”在场的成员们此刻都在讨论。

“三招已过,看来该轮到我了。”易辰的笑声在虚空中响起,那片空间颤抖了下,尘沙和劲风在此刻被撕开。

易辰的身影重新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只是他并未受到半点伤害,一尘不染。

“这怎么可能。”血魔愣住了,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易辰刚才并未调动魂力防御,也就是说,他是用自己的肉体力量挡下了攻击。

“杀!”易辰没有废话,他已经出手了,青筋在右手臂浮现起来,腰间一扭,一拳好似炮弹般朝前方轰出。

身前的空间颤抖了下,而后神相的能量同时汹涌而出,相互间凝聚在一起朝血魔冲击而去。

他并没有凝聚魂技,但这一股神相的能量却非常的可怕,甚至比血魔刚才凝聚出来的魂技威力还要可怕。

除非使用魂技,不然血魔很难拦截下这股能量,但他在短时间内,无法凝聚出强大的魂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股能量朝他冲击而来。

“御!”他不敢怠慢,双手掐动法诀,魂力在他身前凝聚出一个盾牌。

他是想要将易辰的攻击拦截下来,但他本身的实力就比易辰弱,当那股魂力冲击在他盾牌上的时候,可怕的魂力将那盾牌震碎了。

这一刻,血魔感觉前方传来霸道的力量,他本人就这样被震飞出去,重重摔倒在远处的地面上。

他竟然挡不了的易辰的攻击,在场的修者极度震惊。

“再来!”易辰漠然一笑,心神一动,一股更加可怕的魂力汹涌而出,朝血魔冲击而去。

“不好。”血魔脸色一变,这一次他连盾牌都没有凝聚出来,那股能量将他笼罩,霸道力量将他震飞的瞬间,他吐出一口猩红的鲜血。

同境界的修者,根本不是易辰的对手,血魔他只是一位准元古境而已,在易辰的手中讨不到好处也很正常。

只是在场的修者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转不过来,血魔可是妖族这边的五大强者之一啊!如今在易辰的攻击下毫无还手之力,他们都不敢相信。

“再这样打下去的话没有意义,放了我的家人,还有臣服于我,否则今日便是血魔宫的灭宫之日!”易辰目光在血魔的身上扫过。

当年,血魔妖王等人视他为蝼蚁,如今在易辰的眼中看来,血魔妖王也不过是蝼蚁一只。

“血魔宫的人只有战死,而不会苟延残喘的活下去。”血魔妖王站起身来,说出一道狰狞的话。

场上还有十几位洪荒境,他们同样散发出强烈的战意,道:“有本事就放马过来,我们就不信同时联手不能将你拿下!”

“这样也就没有什么好说了,让一切都结束吧。”易辰非常果断,当这句话响起的时候,身躯一颤,可怕的魂力疯狂凝聚在一起朝他们冲击而去。

“防御!”那股能量太可怕了,就连血魔妖王也有一种胆颤心惊的感觉,当喝声响起的时候,在场的洪荒境成员同时调动魂力,凝聚出一个巨大的盾牌。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们的魂力防御没有起到半点作用,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在虚空中震荡,易辰的魂力将他们的护盾击散。

已经没有任何阻拦,易辰的魂力将他们笼罩在其中,一道道惨叫恒在虚空中回荡,可怕的魂力将平整的地面轰出一个深坑。

狂风肆虐,在场修者此刻神情呆滞,他们都感到不可思议,因为妖族五大强者之一,就这样被易辰秒杀掉了,其中还有二十多位洪荒境的成员!

相当于易辰仅仅只是凭借自己的力量,便将血魔宫拔掉了。

如果在以前听到这样的故事,他们一定会感到非常可笑,但如今这样的事情却真实的发生在他们眼前。

小孩营养不良吃什么好
希爱力治疗术后ED有效吗
肠道感染用远大医药立可安
宝宝细菌感染反复发烧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