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祈圣道 章一百三十三 血与乱的前夜(五)

2020-01-16 20:05: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祈圣道 章一百三十三 血与乱的前夜(五)

鏖战之时,忽而响起了一道清脆啼鸣,如同婴儿惊醒,大声哭泣,在此时显得颇为突兀。

连持剑斩来的臣家老仆都不由一怔,手中墨剑顿住未斩。

张溪云则是面色一喜,在这危急关头,阿木居然醒了,若是他与阿木联手,说不定真有机会行伐仙之举!

乾坤袋中,醒来的阿木睁眼望了望四周,尾巴一晃,如同翅膀一般的胸鳍轻轻扇动,冲出了乾坤袋内。

一个浑身碧蓝的小家伙出现在张溪云眼前,好奇地望了望,见到张溪云的身影之后,忙不迭地凑了上去,在他怀中蹭了蹭。

张溪云自然也是惊喜无比,轻抚阿木如同绒毛的背鳍,却见他胸鳍之下,还有一处创口,隐约能见到其内晶莹剔透的骨,甚至还能望见流动的鲜血,如同碧蓝的海水。

但若是仔细望去,分明能够望见其内的骨缺了一截,是被噬骨尸虫所咬断,张溪云不由感到心痛,待阿木将步入仙路之时,定要带它前往北傲洲去,为它补全断骨。

臣家老仆显然也从未见过传说中的鲲鹏,不由停住了手,面露迟疑之色。

“不是海妖,更不是灵兽,你居然养了一尊尚未化形的妖!”他惊讶道,“可......这是何脉妖属,竟连老朽也从未见过......”

张溪云嘿的笑了一声,朝怀中的阿木道:“不早不晚,醒来的刚刚好,望清眼前这老头子,可是差些杀了我。”

臣家老仆听见他的话,脸色不由一黑,而阿木则是眨巴了下眼睛,身子一转,对着那名老仆怒目而视。

阿木此次醒来,张溪云能感觉到它又变强了不少,甚至散发出的气息隐约超过了自己,毕竟是上古遗种,岂能一般?

而那名臣家老仆亦是感受到了阿木散发出的气息,才会停下了手,似乎心中对于这一人一妖联手也颇有几分忌惮。

张溪云自己便已能抗衡初入仙路的修士,再加上极有可能比自己更加强横的阿木,说不得真能将臣家老仆斩杀,即便杀不了,也能保得住命。

“阿木,我们同他斗一斗!”张溪云开口道,手中长剑浮现,指向身前不远处的臣家老仆。

阿木精神一振,从他怀中窜出,不断摆动着三岔而分的尾巴,发出一阵清脆啼鸣,战意盎然。

臣家老仆瞳孔一缩,冷笑道:“不过多了一尊小妖罢了,让老朽送你们上路!”

他脚下的墨龙再发出一阵咆哮,鲲鹏虽克制龙属,但墨龙乃是死物,却也不惧阿木天生威势。

墨龙咆哮过后,阿木似被吓了一跳,一对小眼睛中流露不满,同样啼鸣起来,瞬时化作一抹光,朝墨龙冲去,用自己身躯硬砸墨龙龙身,竟直接将其砸为一团墨色。

老仆反应不急,竟踉跄两步,才悬空站稳,眸中闪过诧异。

不过三息时间,阿木撞碎了墨龙,回到张溪云身前,得意洋洋地朝他邀功,张溪云也是惊讶无比,据说鲲鹏拥有世间极速,而阿木还这么小,竟也快至如此,恐怕就是连一般的仙路修士,都无法追上它。

臣家老仆盯着此刻喜滋滋的阿木,沉声道:“好快的速度,这究竟是哪脉妖族......”

他怎么也想不到,张溪云竟养了一尊鲲鹏幼子。

见到阿木的表现,张溪云信心大涨,提剑杀去!

臣家老仆收回心神,略微撤了两步,却还在时刻注意阿木,毕竟比起张溪云来,阿木的速度实在令人防不胜防。

“听雷无迹!”

手中剑化作指间雷,阿木啼鸣一声,随之而上,凭借极快速度,以肉身之力撞击老仆。

“在哪里!”臣家老仆瞳孔骤缩,墨剑四斩而出,想借此逼出阿木身影,却尽数落空。

“轰叱――!”

阿木身影从上空砸落,肉身撞在老仆的头骨之上!

虽一人一妖有仙凡之别,但妖族肉身本就比人族强横,臣家老仆乃是慎言之修,阿木血脉又极其非凡,在恐怖速度的加持之下,这一撞之下,竟将臣家老仆仙骨砸出裂痕,差些碎裂开。

仙骨都受到损伤,仙身自然也难以负荷,头颅流血,滑落至脸上。

张溪云指间雷霆同时窜起,趁老仆此时露出破绽,一道血色雷霆劈下,剑鸣炸响!

“噗嗤――!“

臣家老仆受此一击,大口喷出鲜血,高束的发髻被雷霆劈散,踉跄而退,忙再勾勒墨色抵御。

张溪云岂会让他如意,大喝一声:”阿木!“

阿木像是知晓他的心意,身子一窜,下一刻便出现在了臣家老仆身前,朝他甩尾拍去,将正在勾勒的墨色拍散。

“断!”臣家老仆大怒,朝阿木吐出一字,一股浩然之气展现,轰在阿木身下,将它轰得飞退回去。

“持!”浩然气化作虚无掌影,张溪云见他冲着阿木而去,忙捏拳印,跃身一纵,将凝聚的浩然气轰砸开。

臣家老仆见张溪云前来,往前连跨几步,一边勾勒墨色,一边大声喝道:“斩、提、持、镇、杀!”

浩然气再聚,化作几道大掌,欲拿捏张溪云!

阿木低鸣一声,身子便要窜出,但臣家老仆即刻挥手,勾勒的墨字朝阿木涌去,要将它困住一时半会。

张溪云见阿木来不及回援,剑指已出,四道剑影浮沉,身前身后两道太极,万千剑气碎去浩然气。

“好手段!”臣家老仆道,同时手中墨剑再现,一步跨去,墨剑斩下!

阿木撞碎四周墨色,却也来不及去挡,张溪云咬牙,脚上泛起红芒,小腿融魂兵,朝袭来墨剑一脚踢出!

火花四溅而起,张溪云一脚将墨剑踢得震颤,剑身布满裂痕,但墨色同样劈到了他的腿上,将他小腿斩开一道血痕,深可见骨。

张溪云吃痛闷哼一声,趁二人距离极近,一拳朝臣家老仆的胸口轰砸而去。

这一拳之力强横无比,将那名老仆整个人都轰得飞退,鲜血染红了胸口,更是差些将他胸骨都一并轰裂。

而张溪云却也再挨了臣家老仆一击,连嘴角都撕裂开,可谓以伤换伤。

他撤去两步,抬手摸了摸嘴角,吐出一口血水,道:“你这老贼怎么朝着脸打,差些将我毁了容!”

他望向阿木,气道:“阿木,咬他!”

阿木眨巴了下眼睛,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还不到两息时间,便听见臣家老仆“啊”的叫了一声,阿木竟真听了张溪云的话,一嘴咬住了老仆的手臂,老仆连忙甩手,却仍是挣脱不开。

张溪云忍不住笑了起来,“叫你咬你还真咬啊,这不是成食人鱼了,快松开,这老贼的肉可不新鲜!”

阿木仍旧咬着手臂不放,无辜地望向了张溪云,臣家老仆听见张溪云的话,气得七窍生烟,怒骂道:“小贼,安敢!”

张溪云啧了一声,开口道:“叫你还嚣张,阿木,撞他!”

阿木得令,松开了口,身影倏地一声不见,臣家老仆还未反应过来,便感到一股劲气暴鸣之音,下一刻,阿木整个身子都撞在了他的胸口之上,将他整个人都撞飞出去,胸骨更是因此断裂,仙气在体内乱窜。

张溪云见状大笑,连带其一阵咳嗽,又忙将阿木唤了回来,手中提起长剑,朝着臣家老仆连斩数剑。

一道道强横剑气劈去,更是将臣家老仆打得狼狈不堪,衣袍碎裂,披头散发。

这一人一妖,可都堪称妖孽,遇上他们联手,也真是臣家老仆大不幸。

臣家老仆好不容易方又站稳脚根,怒得目眦欲裂,不敢相信自己竟弄得如此狼狈,发出一阵沉闷的低吼。

霎那间,他身上气息陡然提升,仙气四溢,脑后浮现两朵摇曳之花,有一滴滴露珠流淌而下,化作仙雨,千百条垂落而下,在周身流转。

张溪云面色一变,低声自语道:”似乎把这老贼逼急了......”

他低骂一声,道:“谁还傻乎乎等你读条,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阿木,撞飞他!”他吩咐了阿木一声,也同时持剑杀去,太极承载剑气,张溪云挥剑,万千剑气自太极之内斩下!

而阿木已然先到一步,发出啼鸣声,肉身泛光,朝着臣家老仆撞去。

“浊雨起落清濯!”

臣家老仆拈指,露珠落入指间,浓郁仙气缭绕,他以此指勾勒,仙气划出墨色,却又黑白二分!

手轻抚而过,身前一阵雨帘垂落,卸去了阿木山岳之力!

“破寒芒!”他再度开口时,指间露珠消散,仙气作剑,自断阴阳。

张溪云斩出的剑气,在那抹仙气剑意之下,瞬间碾碎。

“这老贼!”张溪云大惊,再度挥剑,与剑气同往!

臣家老仆踏脚,脚下地砖掀飞,挡在身前,他再掌剑气,口喝:”以杀止杀!”

仙气剑意被他掷落,却自化虹光,与风声同响,拔地而起。

张溪云持剑,劲气裹剑气,狂风裹劲气,自天而下。

天上天下一剑,击碎一朝风浪。

地下地上一剑,轰裂万片砖瓦。

悬在空中的砖瓦尽数相撞,如马蹄声狂乱。

“轰――!”

一股热浪席卷而来,光芒一闪一逝,连带脚下方圆之地化作焦黑。

半空中,张溪云身子倒飞砸落,血迹在半空划出一道半圆。

地上,臣家老仆双脚陷入大地,满脸涨红,肉身裂开,血液四溅。

见张溪云受伤,阿木大怒,身子再次化作隐芒。

臣家老仆已见此幕,想出手抵御,却才抬手便无力垂下,他手骨都被方才剑气搅碎!

阿木身躯撞来,他泥足深陷,再无路可退,露出一抹苦笑。

紧接着,他整个身子都被阿木撞飞,陷入地面的双脚连带着整片地面被一同扯起,砸在了倒下的大树旁。

阿木仍不解恨,竟连撞他肉身数下,直至将其背靠的树身都撞碎,才停了动作。

而臣家老仆满身污血,眼皮无力垂下,低声喃喃。

“想老朽......近两百余岁......却偏偏死在如今......无法见到......”

话未说完,他生机断绝,死在了效忠一生的城主府内。

阿木见他周身的仙气都开始散去,回归天地,方才急忙奔向了远处的张溪云。

张溪云躺在地上,也好不到哪里去,身上大骨被剑气斩断几根,大口咳血,但总算捡回了一条命。

若不是阿木还有余力,在两败俱伤之时补了臣家老仆的刀,恐怕张溪云不会恢复的比臣家老仆更快,最终便是落得被缓过气来的臣家老仆斩杀的下场。

阿木担忧地望着张溪云,用身子拱他,张溪云苦笑一声,咳喘着道:”骨头断了,一时半会起不了身......”

他此时更担心的是,至多等到天亮,城主府内的人必然会回来,那自己岂不是在这里等死?

“若是就这般等着肉身自愈,恐怕要等到天亮方能站得起身......”他苦笑不已,“怎么臣家一名老仆竟如此强横,识海生两花却堪比一般的三花聚顶......”

他又朝着阿木咳笑道:”我们也算一起做了件大事,竟真的逆行伐仙了......”

阿木不懂,朝着他摆了摆头,又拉着他要起来,把他痛的龇牙咧嘴。

“还有一个多时辰便要天亮了......”张溪云愁眉苦脸,思索办法。

阿木却像是终于知道了他无法起身,连忙凑上去,将他的手拱在了自己身上,又使劲朝他眨巴眼睛。

“你是要我......拉着你?”

阿木使劲点头,扇了扇如同翅膀的胸鳍。

张溪云咽了咽口水,道:”你不会是要带着我飞罢......?“

阿木眼睛一亮,又连忙点着小脑袋。

“阿木速度极快,即便带上我会后慢上几分,恐怕也比我化虹飞行更快,可他这么小,能承受得了我的重量吗?”张溪云转了转眼睛,却也知晓此时唯有这个办法了,否则在这里等着就如同等死一般,还不如趁现在还没几人敢上街时离去,也不会被人注意。

他伸手抓住了阿木的背鳍,道:”阿木,带我离开这里罢。”

阿木小脑袋一晃,心满意足地扇动起了胸鳍,摇摇晃晃地朝前方飞了起来。

这一晃动,张溪云全身剧痛,却也只能咬牙忍着,费劲全力抓紧了阿木的背鳍。

而阿木越飞越稳,速度渐渐快了起来,不一会便飞出了城主府,朝着池山城的街道上飞去。(未完待续。)

南京肛泰中医医院电话
郑州银屑病医院预约
北海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淮安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宿迁治牛皮癣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