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闺门令 106 深受爱戴

2020-01-16 19:40: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闺门令 106 深受爱戴

“李大叔,你太客气了,立子哥失踪多少和我有些关系,这顿饭也是我向你表达一下歉意。”俞知乐将最后一道菜摆在了桌子上。

“唉,立子呀命苦。”李大叔叹了一句摇摇头。

俞知乐将酒盅递了前去,“李大叔,这杯酒我向你赔礼了,干杯。”

“干!”李大叔一把将杯子与俞知乐碰上。

“别担心,在我来这里之前陈大人已经派人到岚山各处去寻了,相信不久便有消息了。”

李大叔重重点点头,“我也知道立子不会做傻事。”

他抿了抿酒,一双混浊的眼睛里比刚才多了几分光彩,他咂巴嘴回味了一下,“这酒滋味甚好,我们立子最爱喝几嘴酒了。”

俞知乐心里知道,虽说李大叔表面上还算是平静,但心里其实一直在担心着立子哥。

她将鸡腿夹在了李大叔的碗里,“李大叔,你来的匆忙想必还未吃东西,这个你先尝尝。”

“哎哎。”李大叔将碗端了过来接着这个鸡腿,“有大人帮忙着我也对立子的事情放心了,先别说他了,说说大人你吧。大人家中可是有人在朝中当官?怎么你小小年纪当了官,还是以女子之身?”

“说来也是一段奇缘。”俞知乐有些不好意思摸摸鼻子,“我其实也不想当官,但是各种机缘巧合之下走到了这一步。我原本不在京城,是在边城辽城,那时辽城战乱我机缘之下立了一功,后来由于祖父的关系皇上叫我去了京城,又发生了不少事情才一步步的走到这里。”

“哦,那看来大人也是世代为官啊,女子成为大人这样的也是少见了,当真是巾帼奇女子。”

“大叔是谬赞了。”俞知乐又为他倒了一些酒,“也不算是世代为官,祖父原本是将军,但后来因为某些原因辞官回到了辽城,父亲也未当官,只是普通的教书先生。只是从我这里开始涉及了官场。”

“原来是这样。”李大叔点点头,而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一样问道:“大人姓俞?你的祖父曾经是位将军?”

俞知乐点点头。

李大叔突然激动的一拍大腿,“敢问大人可是俞将军的后代?”

“大叔认识我的祖父?”俞知乐很惊奇,这里竟然还碰到了一个认识祖父的人。

“当、当真?”李大叔声音有些激动,竟然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感叹道:“竟然真让我在有生之年碰到了俞氏后代,爹,您的愿望终于可以实现了。”

他说完这些话又急忙问道:“俞将军近况如何?”

俞知乐垂下眼睑,“已经过世了。”

李大叔用两只胳膊奋力的将身子支了起来,想要将双腿摆在后面做出跪拜的姿势。

俞知乐连忙用胳膊制止了李大叔的动作,“这是干什么?”

“大人,你就代俞将军接受这一拜吧。”李大叔说话已经有些哽咽,“老儿的父亲曾经是俞将军麾下的一名小将,俞将军平日里深受众人爱戴十分的平易近人,那会雍州之战中,因为敌兵的突然偷袭,俞将军带领着三百余人好不容易的撤走,我父亲也在那个队伍中,但是因为脚伤被落在了队伍后面。俞将军当时本来撤到了安全的距离,但老儿父亲的军中朋友告知将军父亲没有跟上来,将军当时竟然带了五个人返回去亲自去寻,最后还亲自将父亲背了回来。俞将军是我父亲的救命恩人啊!如果没有俞将军,父亲便不会活下来,老儿还不知道能不能长大。后来大盛便得了这天下,老儿父亲一直想找个机会亲自向俞将军谢恩,但总是未了这个心愿,父亲去世前还交代老儿,如果哪一天真的碰上了俞家的人,一定要磕上三个头。所以这一拜,当得!”

俞知乐沉思了一会,帮助李大叔将他的姿势摆正,“大叔知恩图报,我又怎么能不满足你的愿望,你拜吧,这份心意祖父一定会明白的。”

“谢谢大人。”李大叔重重的磕了三个头,嘴中长呼“父亲呀,你终于可以瞑目了!”

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俞知乐莫名的想到这一句诗,或许这种就算去世也要记挂着家国、记挂着恩人的气节只有在这个还没有物欲横流的时代才会有,她一时觉得有些感动,有些人,可能一辈子就专注于做一件事,就算没有人会知道,也会甘之如始。

受完这跪拜礼之后俞知乐连忙又将李大叔扶了起来,帮助他坐回了原来的座位之上。

李大叔用袖子抹了抹眼角的眼泪,“只是可惜啊!若是俞将军还在世该多好,老儿就算拼着这断腿,也得亲自到府上拜谢。”

“祖父她泉下有知,一定会明白令尊的心意,说不定两人现在已经在天上,把酒言欢了呢。”俞知乐笑着安慰着李大叔。

李大叔被她这言论逗的有些发笑,“俞将军身份尊重,哪是父亲可以一起把酒言欢的,只要他能远远的向着将军磕头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俞知乐挽起袖子,重新为李大叔填满了酒,“放心吧,以后呀都是人人平等,不分贵贱,令尊和父亲都是正义之人,没有人可以命令他们。”

“好。好!”李大叔将酒一饮而尽。

等李大叔心情稍稍平静了下去,俞知乐又问道:“对了,令尊既然参军了又为何退隐呢?”

“那时俞将军突然宣布说要辞官,他在军中的威信很高,许多人都是奔着老将军才决定从军。当时许多人见将军辞官之后便也退出了兵营,毕竟十几年的从军生涯也倦了,老儿父亲也是其中一员。”

“那他的旧部下呢?”俞知乐脑袋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旧部下有不少人已经在朝中身担要职,也有不少人也辞了官,分散在这全国各地。”

说到这里,俞知乐想了起来之前见到陈英陈明之时,他两人曾经提到过他们的祖父也是祖父的部下,言语之间也很是尊重。

“俞大人?俞大人!”陈天明拔高的声音将俞知乐的思路打算,听他声音很是着急。

俞知乐连忙从屋子里面出来,“陈大人,发生什么事了?”

陈天明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不好了,李立找到了!”(未完待续。)

长春哪个医院治疗银屑病可以
天津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贵阳到哪治疗癫痫好
三亚治疗睾丸炎费用
遵义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